幻月书院 > hg7088皇冠新新2网址 >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 第一百零一章:巫蛊之祸

第一百零一章:巫蛊之祸

最新小说: 严先生是个钢铁直男种田之农家小丑女和仙君同归于尽后金凤华庭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涩令致婚陆太太的甜婚日常诸天降临时代沉默泰坦

????“大少爷,奴婢此番来见小姐,是想问小姐拿一样东西。”

????茯苓一听降香说是大少爷,脸色都变了,急色道:“你和大少爷见面做什么?你明知道他们那些人对小姐都没安好心!”

????茯苓走到降香身前,急的跺脚,“你不是说你后悔了会改,你就是这样改的?还有脸问小姐拿东西,降香,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茯苓气愤之极,满是失望。

????“茯苓姐姐,你……”

????降香看着茯苓,想要解释,但张口话说到一半,又全部吞了回去。

????苏梁浅手撑着桌,神色平静,倒是不若之前那般严厉,看着欲言又止的降香问道:“你想要我什么东西?”

????降香愣住,诧异又惊喜的看着苏梁浅,“小姐。”

????“小姐!”

????苏梁浅瞥了眼大叫的茯苓,“你先出去。”

????茯苓看着降香,又是跺脚,“你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离开。

????“小姐相信我?”

????苏梁浅没说相信,也没说不信,让降香起身。

????“起来说话吧。”

????降香没有起来,“奴婢还是跪着吧。”

????苏梁浅没勉强。

????“奴婢前些日子出去买香粉,在脂粉店碰上了大少爷,他坚持给我付银子,之后我们便有了往来,大少爷说奴婢生的好看,做丫鬟太可惜了。”

????苏梁浅轻笑,“他打算纳你为妾?”

????降香承认,“他言语间确实有那个意思。若是以前,奴婢定会心动,经过这么多事,奴婢也有自知之明,他这般说,不过是为了利用我扳倒小姐,若小姐真倒了,奴婢没了利用价值,那就是贱命一条,随他们践踏。”

????降香说这些话时,脸上是仿佛看透了许多的唏嘘。

????“过去这些年,奴婢做了不少做事,辜负了小姐的信任看重,奴婢这次是真的悔改了,想好好的跟着小姐,全心全意的为您做事,但就我之前所为,小姐必然不会相信。奴婢和大少爷往来,并不是为了高攀,而是想为小姐办一件事,证明自己的诚心,还有价值。”

????降香直视苏梁浅的眼眸,“奴婢既有心跟着小姐,自然希望得到您的信任重用,不被防备怀疑,奴婢相信,小姐不同于在云州的改变,必然能在京城也有一番作为。奴婢的情况,小姐清楚,我早已是不洁之身,若没有后盾,纵是嫁了人,将来也必然会被轻视,奴婢不想过被人轻贱的生活,奴婢想跟着小姐一起,为自己谋一个未来!”

????降香坚定的目光,不同于以往的透亮。

????“还请小姐给奴婢这个机会。”

????苏梁浅看着将头伏在地上的降香,身子坐直,“苏泽恺问你要什么?”

????“大少爷只说是能证明那是小姐的贴身之物,但没告诉奴婢,是何用处。”

????苏梁浅想了想,面上是冰冷的讥诮,“那就香囊吧,过几日我给你,你绣方帕子,就戏水鸳鸯吧,到时候将他要的香囊给他的时候,一并送给他。你告诉大少爷,你会每日检查,让他时时随身带着,不然就不是有心要纳你做妾。”

????降香情绪激动,眼睛里面盈着泪花,一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的神情。

????苏梁浅从案榻上下地,双手扶着床,身子前倾,凑近降香问道:“你心思通透聪慧,苏泽恺是什么身份,你心里清楚,能做他的小妾,也算是你如愿以偿,现在有这样好的机会,你真的不考虑?”

????降香的神情,一如之前的坚定,“小姐好,奴婢才好,奴婢会向小姐,证明忠心。”

????苏梁浅点点头,“你起身吧。”

????降香道了声是,起身。

????“茯苓那里,我来处理。”

????降香道了谢,转身回房卸妆换衣裳了。

????“小姐这么晚了不睡,在绣什么呢?”

????秋灵值夜,见本该歇下的苏梁浅,靠在床头,低头正绣着什么东西,她将放在小圆桌上的灯端到了床边,也凑上去瞧,因为刚开始,轮廓都没出来,看不出绣的什么东西,但针脚平复,能瞧出绣工不一般。

????“是给公子的吗?”

????苏梁浅摇头回,“不是。”

????秋灵失落,将手上掌着的灯放下,想要从苏梁浅的手上抢过东西,“那我来吧,小姐别伤了眼睛。”

????苏梁浅躲开,秋灵在窗边趴着,抬头看着苏梁浅,眉眼弯弯,有些热切的建议道:“小姐想公子了吗?也不知道公子现在哪里,但他肯定在想小姐。小姐,您要不要给公子绣个什么东西,就荷包吧,这个简单,公子不会心疼,等他回来,您送给他,他一定非常高兴。”

????秋灵在苏梁浅身边伺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拿针线,她以前还以为苏梁浅不会呢,毕竟在她看来,苏梁浅会的东西已经许多了。

????苏梁浅停下手上的事情,看着秋灵,她一双眼睛在灯下发亮。

????不管是影桐,还是秋灵,似乎只要是谢云弈的人,提起他,眼睛都会发光,那是深深的崇敬和折服。

????想谢云弈吗?最近这几日事不多,闲散时,她还是会想的。

????距他离开,已经十数日了。

????苏梁浅认真想了下,她确实好像没送过什么东西给谢云弈,尤其和他对自己的付出比起来,她几乎就是要进不出的吝啬鬼了。

????秋灵这个,也算是不错的建议,可以考虑采纳。

????“小姐怎么突然自己做针线活了?”

????苏梁浅勾着唇,挑眉笑的坏坏的,“有用。”

????秋灵就是个好奇宝宝,手扶着床,跪直了身体,眨巴着眼睛问道:“什么用?”

????苏梁浅笑的一脸神秘,“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她自己现在都不清楚呢,不过苏梁浅肯定,既然苏泽恺要了,应该就是有所用处的。

????苏梁浅加班加点,睡前,绣品初具模型,秋灵看出来是百合花,绣的倒是挺好的,但和苏梁浅素日用的,针脚走向却有所不同。

????秋灵更好奇了。

????许是前一天睡的有些晚,第二天如时醒来的苏梁浅,脑袋有些疼,她看着一夜没怎么睡,却精神奕奕没半点不适的秋灵,心情颇有些郁闷。

????她带着上辈子的记忆,但上辈子几天不眠不休也能撑住的身体,却停留在了记忆里。

????“这是连嬷嬷让人送来的。”

????苏梁浅接过,将外面的黄色纸封打开,里面照例是苏老夫人的一日三餐,还有日常一些极其普通的事。

????苏梁浅看后,递给秋灵,秋灵和以往一样,也跟着扫了眼,然后烧了,回头,见苏梁浅抿着嘴唇,那神色,却是冷的,一副莫测的样子。

????“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最基本的药毒,秋灵也会,但这么多天了,她什么也没看出来,就是觉得苏老夫人的口味有些单一,明明有很多其他的选择,但每日来来回回的都是那些东西。

????“汪,汪汪,吼——”

????“啊——”

????苏梁浅正用早膳,外面忽然有狗叫声传来,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到最后还能听到狗叫后的略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像狼一般,然后就是院子里的婢女,鸡飞狗跳般尖叫逃窜的声响。

????影桐转身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茯苓跑了进来,脸色是有些受到惊吓的白,看着苏梁浅,咽了咽口水道:“季——季小公爷来了,还有只狮子,好大好——”

????“苏妹妹,我来看你了!”

????茯苓话还没说完呢,院子里,就传来了季无羡的声音。

????“你快点出来啊,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苏梁浅放下筷子出门,就看到季无羡站在正中,手牵着绳,另外一头套着茯苓尚未描述完的‘狮子’。

????‘狮子’浑身都是毛,长长的,浓密丰厚,在晨曦的阳光下,黑的发亮,自然下垂的耳朵,紧贴面部靠前,微微的提起,让人觉得警觉,体格比成年男子还要高大,让人觉得威猛,充满了力量,那双眼睛,黑中闪着亮光,十分有神,他昂着头,尊贵而强悍,不容冒犯,威风极了,此刻,正被季无羡两只手死死的拽着,可见力量强大。

????苏梁浅一眼就认出,这不是狮子,不过那一身的毛,还有壮硕勇猛的体格,和传说中,狮子的描述,确实挺像的。

????此刻,他张着口,露出雪白尖锐的獠牙,仿佛轻轻一下,就能将人的脖子咬断,确实有那么几分恐怖,难怪把院子里的人吓得惨叫连连。

????“怎么样?是不是和我的气质很配?”

????季无羡抬头,松开一只手正要甩帅,他手中的东西往前走了两步,后仰的季无羡,直接向前一个趔趄,他吓了一跳,松开的手在半空中晃了晃,忙又死死拽住,双方较劲了半天,季无羡才勉强占了上风,见他安安稳稳的蹲在地上,松了口气。

????秋灵看了看人,又看了看狗,点头笑道:“同一个品种,哪有不像的?不过人家可比你有气质多了。”

????季无羡斜睨了眼损他的秋灵,目光移向苏梁浅,苏梁浅也笑,问道:“晋獒,你哪来的?”

????“我去!”

????季无羡看向苏梁浅的眼睛瞪大,一副折服的五体投地的样子,“你怎么知道的?”

????“小姐,这不是狮子吗?”

????苏梁浅看向茯苓,还有其他做鸟兽散去又围过来的众人,笑着道:“不是,是狗,大型犬,产在晋国,常年生活在数千丈的高原之上,所以不同于一般的狗,长成这样。”

????秋灵一副恍然的样子,看着季无羡笑出了声,“原来是狗啊,我说你们的气质怎么这么像?”

????季无羡龇牙,瞪秋灵,“别以为我不揍女人,就这样挑衅我!”

????秋灵无视他的威胁,半点也不害怕,“有影桐姐姐帮助我,等你打得过她再说吧。”

????影桐十分配合,横着走了两步,将秋灵护在身后。

????秋灵指着季无羡,笑的更加猖狂。

????“体格壮硕,吼叫如狮,虽然是狗,但战斗力很强,并不逊色于狼狮,而且呢,忠心护主,做人若有晋獒的一半,那也算得上是品德高尚了。”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太多,还不如狗呢。

????季无羡听苏梁浅这样说,心里顿时舒服了些,昂着下巴,看向秋灵,回敬道:“听到没有,你家小姐说你不如狗呢!”

????苏梁浅无语,“我可没那个意思。”

????她指了指季无羡手上的晋獒,“你哪来的这东西?”

????“我等会和你说,我们都饿死了。”

????季家距离苏家并不近,季无羡早起的时候也吃了点东西,但被狗带着跑了这么久,早就饿了。

????“我刚好在用早膳,你一起吧。”

????“让人给他准备三斤生牛肉,先填填肚子,他饿了脾气就不好,吃饱了就很温顺的。”

????这么大个东西,三斤生牛肉填肚子,众人实在很难想象他温顺的样子。

????而且,三斤生牛肉,都够买七口之家十天的口粮了。

????只有像季家这样的有钱人,才能养得起。

????苏梁浅依言,着人去厨房拿生牛肉。

????“去,上街给我买几斤,要上等的,边角料我家的狗可不吃。”

????季无羡随手指了个比较好看的小婢女,从荷包里取出个金豆子扔给她。

????接到金豆子的丫鬟,掂了掂分量,又放在嘴巴里面咬了咬,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道了声是,欢天喜地的去了,看的其他人一脸羡慕。

????牛要犁地,自然是要比其他肉贵许多,是猪肉的几倍,但季无羡那金豆子,都能买一整头牛了,就跑这一趟腿,这么大的收获,人能不高兴吗?其他人能不羡慕吗?

????“看你穷的,院子里的一个个怎么和没见过银子似的?”

????苏梁浅也不生气,“比不得季小公爷。”

????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时候一样败家,除了季家,谁能经得住这样的挥霍。

????和季家比起来,就连皇帝都不敢说自己富,更何况是她?

????“厨房多准备几个菜,小公爷吃高兴了有赏。”苏梁浅看着一脸歆羡的下人道。

????“汪汪,吼。”

????晋獒又开始叫,把其他人吓得,连连后退,季无羡使出全身的力气,都用来控制他,对苏梁浅道:“算了,要没什么事,你还是让你院子的人走远点吧,别误伤了,被他咬到了可不得了。”

????季无羡这话一出,很多得在院子里有事的下人,双腿都在打颤。

????“行了,你们尽快把事情做好,别在院子里伺候了。”

????苏梁浅放发话,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下人就各自忙碌起来,想着早点离开这危险的地方。

????“我给你找个地方把他拴起来。”

????秋灵是个懵大胆,上前走向季无羡,伸出手提出帮忙。

????季无羡有些迟疑。

????“怕什么,我力气可比你大多了,你不说他吃饱了就很温顺的吗?等去厨房的下人拿了牛肉回来,他吃了什么事都没有。”

????秋灵不由分说,已经抢过绳子了,眼睛晶亮,催促季无羡道:“你不是饿了吗?快去吃饭吧。”

????苏梁浅纵着秋灵,对季无羡道:“你给她吧,让影桐陪她一起。”

????季无羡松了手,秋灵冲着他的背影道:“季公子,把你的金豆子也借我使使!”

????季无羡扯下腰间挂着的装着金豆子的荷包,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扔给了秋灵,秋灵一只手稳稳接住,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其他人看着,羡慕的直流口水。

????胆子大些,跟在小姐身边就是好啊,能交上季小公爷,他指缝微松,都能一辈子吃香喝辣的了。

????季无羡边跟着苏梁浅进了房间,边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晋獒的?”

????怎么知道的?因为上辈子,她曾出征西晋,西晋被围困时,用晋獒来攻击北齐的士兵,当时造成了重大的伤亡事故,扭转了战场上的局势。

????沈大哥为了找到晋獒的弱点,带了贴身的精锐将士,前往晋獒生活的青峰山。

????二十人去,最后回来的只有三人,而这三个人里面,就只有一人是完好的。

????其中一人手臂被咬断,沈卓白背部负伤,回来时,奄奄一息。

????苏梁浅怎么都忘不了,北齐将士和晋獒战后,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手脚和身体都是分开的,比任何一次都要凄惨。

????最后,北齐是胜了,但代价惨重,沈卓白醒过来后,背再也挺不直,而且天气稍变,伤痛发作,便是痛不欲生。

????季无羡见苏梁浅半天不回,周身却盈着悲伤后悔的情绪,挠了挠头,他是有说错什么了吗?这也不该问?

????这辈子,不会了,她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惨剧发生了。

????苏梁浅从那种心惶痛苦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回头看向季无羡,“书上看的啊,我母亲的藏书阁,有不少其他国家风土人情的书籍,你要看吗?”

????苏梁浅记得秋灵吐槽过,季无羡和她一样,最怕看书,什么类型的都不喜欢。

????季无羡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不用,我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你就好了。”

????两人进了屋,厨房那边的人,动作极快,送了之前双倍分量的食物进来。

????苏梁浅不由再次感叹,银子的力量,一旁的茯苓直接吐槽道:“平日里伺候小姐,都会这般尽心。”

????季无羡对这待遇,颇感满意,对茯苓道:“去,告诉秋灵,让她把我给她的那袋金豆子,都给你们院子里的人分了,就说是我赏的。”

????茯苓见季无羡自在的就好像这是自家的院子似的,一举一动都昭示着他和苏梁浅关系匪浅,心下觉得不妥。

????苏梁浅现在已经是太子妃了,这样肯定是不好的,站在原地没动。

????“等她们事情都忙完了,就不用在院子里伺候了,让秋灵给她们自己分,还能一起上街。”

????这样一笔天降的横财,自然是要上街买点东西高兴下的。

????“你这主子倒是宽厚仁和,但愿她们能惜福,别做出自取灭亡的事。”

????站在季无羡的角度,他是觉得,苏梁浅作为主子挺好的,但他也清楚,若是有谁吃里扒外被发现,下场依旧会很惨。

????她可不会手下留情。

????“去吧。”

????茯苓咬了咬唇,依言离开了。

????“你这丫鬟,防我怎么和洪水猛兽似的?”

????“她也是出于一片忠心,行了,你不是饿了吗?吃你的东西吧。”

????季无羡拿起筷子,就听到外面晋獒的叫声,他站在门口,现在拽晋獒的人变成了影桐,秋灵正拿牛肉逗他呢。

????他盯着鲜红都泛血的牛肉,眼睛黑亮的下人,利齿獠牙,还流口水了。

????真是丢人!

????季无羡松了口气,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他确实是饿了,下人后来送上来的东西,吃了大半。

????“这狗,谁送你的?”

????季无羡翻了个白眼,“什么狗,你见过这么雄壮有气势的狗吗?他是晋獒,我给他取了个特别牛逼的名字,叫小风风,我告诉你,他跑起来,就和疾风一样快,疾风的身手无人能敌,他在狗界,也是绝对的霸主!”

????季无羡骄傲的竖起大拇指,很是嘚瑟。

????苏梁浅觉得,疾风要在的话,十有八九不会同意。

????“这狗,是别人送给我老爹的,谁送的,我也不知道,他也很喜欢呢,爱不释手,要不是我在刑部任职,一些差事需要用上狗,再加上我母亲帮忙,他都不会同意给我。带着他出门,比身后跟着八个彪形大汉都威风,你是不知道,王承辉和五皇子都羡慕坏了,特别想要,出黄金千两让我让给他们。”

????“千两黄金?”

????季无羡点头,“很奇怪吗?价钱还在持续攀涨,俗,俗不可耐,爷是那种差钱的人吗?给我万两黄金我都不卖!”

????苏梁浅想着,如果真叫到了万两黄金,季无羡不卖,她就从他手上想办法要过来,她卖。

????她很快就需要用到大笔的现银,季无羡不卖,她卖,到时候打个折,还能卖五皇子他们一个人情,一举两得。

????“你最近在刑部怎么样?”

????季无羡昂着下巴,颇为骄傲,“我天天带他们遛狗,他们也威风了一把,有和别人吹嘘的资本了都。官位上,我是暂时还比不上张大人,但哪天我要顶替他的位置,那也是个个臣服。”

????就季无羡这身份,银子多的又喜欢犯傻,出手阔绰,自然是个个巴结,谁会不喜欢?不过苏梁浅知道,他虽然喜欢犯傻,但人并不傻。

????“那个张有喜,古板,抠门,苛待下属,跟着他,就没闲的,不是和尸体打交道,就是和那群衣衫褴褛的丑八怪接触,哎,我都觉得我变丑了,真不知道我家老头子怎么想的,居然把我扔去这鬼地方,礼部吏部兵部工部,哪个不比刑部好,户部也行啊,刚好会会苏大人。”

????季无羡挑着眉,笑的贱兮兮的,苏梁浅可以想见,他要去了户部,苏克明的日子,绝对是腥风血雨,相当艰难。

????季家的人,选择将季无羡放在刑部,必然是综合各方因素,有自己的一番考量。

????“刑部的张大人,是出了名的能干,而且为人刚直,严厉是为了下面的人,你跟着他,能学到不少东西,其他的大人可不敢。”

????虽然尚书官职不低,但季无羡是未来季家毫无悬念的继承人,除了张有喜,其他大人还真的不怎么敢对他指手画脚。

????“这次姚家的事,和你有没有关系?前段时间,苏如锦找你,你除了告诉他谢云弈离开的消息,还和她说什么了?”

????苏梁浅总觉得,秋灵那番话后,苏如锦的反应很是反常。

????“什么叫和我有关,就是我做的好吧,举报的那人,还有后面相继的事情,都是我安排的,不然你以为呢?这些年,翰林院庶吉子举报的事情还少啊,最后一点反响都没有,官场的规则就是,一切的规则都是权重的人说了算,哎,说了你也不懂,不过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你懂的。”

????季无羡奉命行事,苏梁浅就懂的,这是谢云弈的意思。

????“那个苏如锦怎么会是你妹妹,你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脸皮厚的妹妹,她是直接在刑部堵得我,问我公子在哪儿,我就告诉她公子离开了,她非追问我公子去哪里了,说有事要找他帮忙,说不会让公子白帮的,你是不知道她当时说这话时羞怯的模样。”

????“她有什么公子看得上的,以身相许?拜托,就那样的,倒贴给我我都不要好嘛,我怎么说她都不听,非追问公子的下落,还说让我看在公子的面上帮她,公子看都没看她几眼,连她叫什么名都不知道,他们能有什么情分,就算是有,公子对她的也是讨厌,真要看公子的份上,那就是雪上加霜了。”

????“我就把她带到没人的地方,告诉她,公子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不喜欢她,甚至很讨厌她,他离开,就是因为受不了她的纠缠,还有姚家出事的真相,是因为她之前因为嫉恨你给你投毒,这是作为对她的惩罚。”

????苏梁浅心道了声难怪,她就说,单凭秋灵那几句话,苏如锦不至于情绪崩溃的就和疯了似的,应该是秋灵的话,让她想起了自己选择性忘记的季无羡告诉她的事实。

????因为她,接受不了。

????“你不是说你怜香惜玉的吗?”

????“这仅限于美人,而且是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苏梁浅失笑。

????“现在上位的翰林院编修,是你的人?”

????季无羡认真想了下,“我对他算是有再造之恩,他但凡有点感恩之心,应该都知道怎么做。”

????苏梁浅收了笑,嗯了声,神色正经,“你查查这个人,若是没问题,可以用他。”

????上辈子,姚家是为夜傅铭所用,最后圣旨下达,几乎就是夜傅铭的意思,虽然她现在憎恶夜傅铭,但他周祥的手法手段,还是可以效仿的。

????“我也这么想,这次的案件,我也算是主审之一,皇上在下达诏令之前,还见我了,对我大肆夸赞,我祖父和父亲都还算满意,也算是首战告捷。周大人现在已经重回户部了,皇上对他,比之前还要看重,现在户部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你父亲的升迁梦,是彻底破碎了。之前周大人病重,很多人都觉得你父亲会顶替他的位置,对他极是恭维,他估计也觉得自己接替户部尚书一职是板上钉钉,没少得罪人,现在,想想都替他尴尬,他在户部的日子,应该不好过。”

????什么应该,肯定很不好过,苏梁浅最近几次见他,都是绷着脸,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士气低落的很,没事就将自己关在书房,估计是怕被笑话,都不爱出门了,再加上二姨娘的事,就是有她和苏倾楣的喜事,苏府也总让人觉得低迷的很。

????“你最近怎么样?没被为难吧?”

????苏梁浅抿唇含笑,季无羡瞬时觉得自己白问了,就苏家这些人的段数,哪能为难的了苏梁浅,那就是自找没趣。

????“我祖父念你的紧呢,你要有空上我家看看他,酒就别喝了。”

????季无羡至今还心疼,自己价值昂贵的丹药,而且谢云弈临离开前,再三交代了,盯着他不许让苏梁浅喝酒。

????苏梁浅最近倒是没什么事,但苏克明心情不好,他对自己又诸多不满,她不想去触他的霉头,而且她现在已经算是太子妃了,有些事情,能避免的,还是避免。

????“我来了这么久,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公子的事,他都离开快半个月了,你就一点也不想他?”

????季无羡一副郁闷的样子。

????苏梁浅托着下巴,接季无羡的话问道:“他现在到哪里了?人怎么样?”

????季无羡看着含笑的苏梁浅,并没有看到她那双如雨后天空般明净的眼眸的认真,只觉得她懒懒散散,漫不经心,一点也不正经诚心,有些来气。

????“你之前说会退了和太子的婚事,是真的吗?你想好怎么退了吗?”

????苏梁浅见季无羡已经有些生气了,不再逗他,认真的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我骗过你,骗过谢云弈吗?”

????季无羡认真想了下,虽然苏梁浅这人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还和狐狸似的狡猾老谋深算,但好像是没骗过他和谢云弈。

????“这可是和太子的婚事,皇上现在也认同了,你准备怎么退?”

????比起担忧,季无羡好奇的成分更多。

????苏梁浅勾着的唇瓣,微微的笑,莫测又笃定,“我自然有我的法子,这也是我和皇后最开始的协定,她对我很不喜欢,我答应她,今年内会退了这门婚事,让她给太子择满意的太子妃。”

????季无羡不以为然,“她想挑的是权势,是太子的助力,不是太子妃,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现在沈家重得皇上圣心,你也是今非昔比,谁知道她会不会改变主意,又同意你做太子妃了。”

????“她想要退婚,我就得同意,想让我做太子妃,我就得做太子妃不成?我的事,不是她说了算的,这婚,我定然是要退的。”

????不要说她答应了谢云弈,就算没有谢云弈,这婚事,她也是打算退的。

????季无羡听苏梁浅这样说,见她眸色坚定,心情一下开怀了许多,他嘻嘻的笑着,“我就知道苏妹妹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在这件事上,有需要帮忙的,告诉我一声,我一定鼎力相助。公子现在,应该快到南燕了吧,希望他那边一切顺利,早点回来和我们团聚。”

????苏梁浅掩下诧异,她之前并不知道,谢云弈此行,是去南燕。

????接下来,季无羡和苏梁浅聊起了自己在刑部任职的一些趣事。

????秋灵将季无羡给她的大半金豆子都给了院子里忙完了事的下人,让她们自行瓜分,多数人拿着东西欢天喜地的出门了。

????本该忙碌的小院,没了来往下人行走的脚步声,逗狗的秋灵,快活的笑声还有叫声传了进来,晋獒应该是吃饱了,还算安静温顺。

????好一会,秋灵的笑声也没了,影桐从外面进来,刚好听到季无羡在苏梁浅面前控诉。

????“这么聒噪,你怎么受得了?”

????季无羡说起秋灵,微皱着眉,仿佛很是嫌弃。

????苏梁浅看向外面,阳光正好,厚重的门帘,从下往上卷起,可以看到外面。

????叫着小风风的晋獒,被栓在梅花树下,梅花树的根,被筑在中间,高地面一截,和旁边的台阶齐平,晋獒就被栓在上面的圆盘。

????秋灵在不远处的种着花的圆盘坐着,茯苓在她的身侧,她看着晋獒,脸上带笑,好像并不那么害怕了。

????“我喜欢这样的热闹。”

????她自己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秋灵这样了,但她希望自己的身边,是这样的热闹,而不是死气沉沉的。

????要说聒噪,季无羡和秋灵,一个德行。

????苏梁浅想,谢云弈应该和她一样吧,所以一直让季无羡跟在他身边。

????季无羡话说的多了,口渴,给自己倒了杯水。

????外面,被栓在梅花树下的晋獒,正低头对着泥拱着鼻子,泥土乱飞。

????苏梁浅含笑收回目光,也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最近听说了一个消息,七皇子在和皇帝说起苏倾楣的事情时,是自请封她为正妃的,这种绿帽子,你说说他怎么想的,我最近让人盯着他呢,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苏妹妹,他真像你说的那样吗?”

????季无羡很难想象,夜傅铭是苏梁浅说的那种人,他觉得有关夜傅铭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

????“你没发现,能说明两个问题:一,他就像你现在想的,没有任何问题,还有一点,他藏的太深,你发现不了,他这人很谨慎,让你的人别盯的太紧,免得打草惊蛇。你管他是什么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做防备,对季家,并无坏处。”

????“话虽如此,但这样,不是……”不是冤枉好人吗?

????季无羡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了茯苓的尖叫声。

????苏梁浅循声望去,秋灵已经站起来了,走到梅花树下,就蹲在晋獒的嘴边,季无羡见状,吓得站了起来,大叫问道:“秋灵,你不要命了吗?”

????季无羡影桐正要冲出去,秋灵已经转身,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手中抱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速度极快,如一阵风般进了屋,然后将东西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

????季无羡好奇。

????秋灵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刚刚狗狗一直在拱鼻子,这是他从土里翻出来的,都没打开呢,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

????季无羡笑了,“说不定是什么宝——”贝。

????季无羡说话的功夫,苏梁浅已经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个稻草扎的小人,稻草人的全身,都被针扎着,稻草人的头上,贴着张纸,上面用朱砂写着个生辰八字,朱笔如血,青天白日的,都有些渗人,旁边还有块成色很好的玉佩。

推荐阅读: 御心香帅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